您当前的位置:临西新闻网 >> 临西新闻

全民族抗战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重要法宝

http://linxi.hebei.com.cn 2015-08-29 09:09 临西新闻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伟大的抗日战争是鸦片战争以来一百余年间中华民族解放斗争的里程碑,是中华民族由沉沦衰弱、走向复兴强盛的重要转折点。卢沟桥事变后,全民族抗战的迅速兴起与长期坚持,是实现这一历史性转折的决定性因素,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的重要法宝和锐利武器。

  一、全民族抗战在近代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形成了举国一致、同仇敌忾、共同抗击外敌入侵的斗争新局面,极大地增强了全体中华儿女抗战必胜的斗志与自信

  对于这场侵略战争,日本法西斯蓄谋已久,周密部署,养精蓄锐,且国力强盛,武器先进,举国一致,疯狂叫嚣“三个月灭亡中国”。反观当日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就陷入战败、求和、割地、赔款的噩梦循环,外部侵扰不断,内部纷争不息,国力衰弱,民心不振不齐。经济力、军事力与日本相比,更是相差不下一个时代。1936年,日本的机械工厂有9000家,中国只有753家;化工厂日本有4300多家,中国只有40家,总数不及日本的1%。中国比较现代化的工厂只相当于日本的8.3%左右。1937年,日本年产钢580万吨,中国仅为4万吨;日本生产飞机1580架、坦克330辆,中国为零。国力与军力的巨大反差,使得日军明确地提出“速战速决”,企图以少数精兵在短期内歼灭中国军队主力,占领全中国。国际舆论和西方军事观察家也预测:中国的海军在一星期之内就会失去战斗力,空军只能支持一个多月,而陆军最多可以维持6个月。而“九一八”事变以来,执政的国民党当局却执迷不悟,对内坚持内战政策,加紧围剿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对日则一味妥协退让,压制人民抗日活动,助长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使之铁蹄从关外踏进关内,并得寸进尺地把战火烧向了全中国。中华民族面临鸦片战争以来最严重、最紧迫的亡国灭种危机。面对强敌悍侵,实行全民族、全社会总动员,形成举国一致、同仇敌忾、共赴国难、抗击外敌入侵的洪流,是挫败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略的唯一出路。卢沟桥守军奋起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枪声,标志着中国人民期待已久的全民族抗战终于开始。

  中国共产党是全民族抗战的首倡者和行动者。“九一八”事变一爆发,中共中央就发表《中国共产党为日本帝国主义强暴占领东三省事件宣言》,号召“全中国工农劳苦民众……一致动员起来,给日本强盗与一切帝国主义以严重的回答”。卢沟桥事变发生的第二天,中共中央又率先向全国发出通电,号召:“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掠!”日本侵略者的炮火、中国共产党人的大声疾呼,震醒了全中国。从此,中国社会各阶级、各阶层,无论是曾经血战十年的国共两党两军,还是昔日相互芥蒂很深的对手,都放下恩怨,民族大义当先,在抗日的爱国主义旗帜下,超越阶级、阶层、党派之争,为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重新走到一起,共商御敌大计,共赴抗敌战场,共同担负起抗日保国、救亡图存的历史重任。中国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其他爱国人士、海外侨胞,都积极投入抗日洪流,在鸦片战争以来近百年的中国人民反侵略斗争史上,第一次形成了全民族共同抵御外侮的斗争新局面,把“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人民长达6年的局部抗日斗争推进到一个新阶段,开启了抗日民族解放战争的新局面。

  全民族抗战的兴起,一改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在反抗外来侵略中被动地挨打、被动地反抗、屡战屡败的斗争困境,从而造就出空前的威震日本侵略者的强大势力场,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抗战必胜的斗志与信心,也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华民族的全新面貌,使1937年成为中国近代史上一个划时代的转折点。1939年7月7日,朱自清先生在卢沟桥全民奋起抗日两周年纪念日,写下了如下动人文字:“从两年前这一天起,我们惊奇我们也能和东亚的强敌抗战,我们也能迅速现代化,迎头赶上去。世界也刮目相看,东亚病夫居然奋起了,睡狮果然醒了。从前只是一大块沃土,一大盘散沙的死中国,现在是有血有肉的活中国了。从前中国在若有若无之间,现在确乎是有了。从两年后的这一天看,我们不但有光荣的古代,而且有光荣的现代;不但有光荣的现代,而且有光荣的将来无穷的世代。”字里行间,饱含着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激动、自豪与自信。

  二、全民族抗战为抗日民族解放战争提供了不竭的力量源泉,成为中国战场以持久抗战实现由弱转强、夺取最后胜利的重要条件

  国难当头,在全民族抗战的伟大旗帜下,一般民众动员起来了。卢沟桥战事爆发后,我29军需要麻袋修筑工事,北平学生和市民发起捐献万条麻袋、一万件背心运动,不到两星期,麻袋已征集得山一样高。9月5日,川军数万将士主动请缨出川抗日,御寒冬衣一时缺乏,成都、重庆各界民众首先发起劝募和捐献活动,继而全川响应。仅重庆一地就捐寒衣款20多万元,制作棉被4万余件,赶制棉衣30万件。为了早日打败日本侵略者,许多老人献出了多年节约的积蓄,无数车夫、工人、小贩拿出了自己的血汗钱,无数妇女捐出了她们心爱的戒指、耳环和孩子的万家锁,不少残疾人,甚至乞丐也都将自己艰难得到的一分一毛慷慨献出。人民群众自发组成各种各样的战地服务团、募捐团、救国团、救护队、运输队、慰问队、看护队、宣传队、后援会、妇救会、农救会、青救会,奔走于后方与前线之间,形成了一股无法阻挡的抗日洪流。人们心中充满了为国牺牲的激情。无论在哪里,只要你高举抗日的大旗,人民群众就会踊跃地聚拢在大旗之下。救国会领袖李公朴曾在书中写道:“在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动员新战士,要怎样去做……就拿着一面锣,在村子里一面敲一面喊:‘当兵去哟,当兵打日本,当兵保家乡’……于是老乡们就三五成群地都来了。”

  爱国实业家和工人职员们动员起来了!为了不使中国人百年来积累的工业财富毁于炮火或被侵略者掠夺,为了不使坚持抗战失去重要的经济支持,他们通力合作,冒着敌机的追逐、轰炸和扫射,排除万难,历经数月,将大批工厂迁往内地。上海利用五金厂业主兼经理沈鸿,甚至把工厂迁到延安七十里的安塞县,并把厂子捐给了陕甘宁边区,对发展边区的机器工业作出了重大贡献。大规模厂矿内迁,不仅保存了一部分工矿设备和技术力量,充实了内地生产能力,而且大大改变了内地不合理的工业结构和工业布局,使川、湘、桂、陕、甘、滇、黔等省在机器、纺织、电器、矿业、面粉等方面的发展有了很大的提高,为形成以重庆为重心的大后方经济战略基地创造了有利条件,有力地支持了长期的抗日战争。

  文艺家们动员起来了!他们纷纷拿起文艺武器宣传坚持团结抗战。中华全国戏剧界抗敌协会、中华全国歌咏界抗敌协会、中国全国电影界抗敌协会、中华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等纷纷成立;各种各样的抗日戏剧、抗日歌曲、抗日诗篇、进步报刊,在敌后、在大后方、在抗日前线、在城市街道、在乡村里弄广为传播,鼓舞和激荡着每一颗爱国心。

  海外华侨也动员起来了!在美国,卢沟桥事变当天,华侨们就成立了“纽约华侨救济总委员会”;在南洋,以陈嘉庚为首的爱国华侨创建救国救乡联合组织,广大华侨为国慷慨解囊,仅1939年就汇款、捐款折合国币13亿多元,而当年全国战费为18亿元国币。大批海外赤子还不远万里归国,把一腔热血洒在抗日斗争的最前线,据统计,仅粤籍华侨就有4万多人回国参战。处在日本殖民统治之下的台湾同胞,在八年抗战期间竟有约5万人冲破封锁,回到祖国大陆投身抗战。

  在民众支援抗战的热烈情绪鼓舞下,前线将士无不抱定誓死报国的决心。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在回忆录中曾写道:“(1938年)十月初,第二十七师团占领箬溪一带,检查缴获的敌军官兵致其亲友信件,其内容几乎全是有关我军情况以及他们誓死报国的决心,极少掺杂私事。同一时期,第一○一师团检查反攻我阵地战死的敌军官兵遗体,发现死者的父母来信中,也都是鼓励他们为国家和民族奋勇献身的言辞。”佟麟阁、赵登禹牺牲了,郝梦麟、吴克仁牺牲了,杨靖宇、赵尚志牺牲了,左权、彭雪枫牺牲了,……无数抗日将士在全民族抗战的洪流中用鲜血和肉体在侵略者面前筑起一道铜墙铁壁,书写着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新篇章。

  三、全民族抗战的坚持和发展,彻底粉碎了日本帝国主义妄图“一击而胜”和分化瓦解中国抗战力量的阴谋

  卢沟桥事变一爆发,毛泽东、朱德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即以民族大义致电蒋介石:“红军将士,咸愿在委员长领导之下为国效命,与敌周旋,以达保土卫国之目的。”并迅速作出四项承诺以示诚意。国内曾经充满矛盾、长期敌对的各种势力,如桂系、川系、粤系、滇系、湘系、西北军、东北军、中央军等齐聚南京,誓言共谋国难、共度时艰。国民党也开始放松党禁,同意国共合作,设立国防参议会,聘请一些其他党派和团体的知名人士为参议员,作为共赴国难的咨议机构。国内其他党派和团体,如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国家社会党、中国青年党、中华职业教育社、乡村建设派等,也纷纷表示拥护团结抗日。全民族抗战局面实现了,中华民族的团结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著名作家巴金写道:“上海的炮声应该是一个信号。这一次全中国的人真的团结成一个整体了。”日本侵略者妄想利用中国各种势力之间的历史恩怨和利益冲突,分化瓦解中国抗战力量的企图破灭了。

  中国全民族抗战很快就使日军陷入了长期战争的泥潭。全面抗战爆发后,国民党军队先后发动平津保卫战、淞沪会战、忻口会战、徐州会战等一系列大的战役。仅淞沪会战国民党就派出包括中央军、桂军、粤军、川军、滇军、湘军、东北军等在内的70多万精锐部队投入作战,抗击日寇达三个月之久,使日军逐次投入兵力达30余万人,伤亡4万多人,彻底打碎了日寇三月亡我中华的幻想。而与此同时,在忻口会战结束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不畏艰险,深入敌后,先后在晋察冀、晋绥、晋冀鲁豫、山东、皖南、苏北等地区开辟一系列敌后抗日游击战场,创造出麻雀战、地雷战、地道战、破袭战等一系列新的作战样式,使大量日军深陷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不能自拔。

  全民族抗战大大增加了日军的战争消耗,使其严重超过了日本国力所能负担的程度。从卢沟桥事变至1938年3月,短短8个月内,日军就连续四次追加临时军费共74亿日元,相当于日本在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侵占中国东北四次战费总和的1.6倍。在一年多的时间内,日本军费消耗100余亿日元,1938年直接军费59.6亿日元,占国家总支出的76.8%。军费的急剧膨胀,给日本经济造成了严重困难,使日本被迫从1938年起在国内实行全面统制物资,对多种原料、燃料实行配给制,迫使大批民用工业陷入停滞状态,后来他们又试图利用代用品,加收废品,降低产品规格,但仍无法满足需求。1938年12月,日军占领武汉和广州后,日本陆军省和参谋本部被迫规定“如无特别重大的必要时,不企图扩大占领区”,标志日本侵华战争不得不转入相持阶段,敌后游击战场也逐渐成为抗日战争的主战场。至此,日本帝国主义一击而胜狂妄企图也彻底落空了。

  四、全民族抗战取得的巨大成就,为中国抗战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和大力支援奠定了坚实基础

  人必自助,而后人助之。“九一八事变”后,当世界大国还在坐视旁观或谋求与法西斯妥协的时候,中国军民就独立承担起反法西斯的重任;卢沟桥事变后,中国人民又举全国之力,艰苦奋战,粉碎了日军企图在短期内征服中国、变中国为其争霸亚太地区的战略基地的侵略计划,把上百万日军精锐死死钉在中国战场,延缓了整个法西斯勾结起来扩大侵略的进程,为主要反法西斯国家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全面抗战爆发后,在全民族抗战的旗帜下,中国军民所表现出的高亢的斗争热情、顽强的斗争意志及其取得的巨大成就,赢得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赞扬,有力地鼓舞了亚洲人民和世界反法西斯力量,促进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形成和壮大。

  中国的全民族抗战不仅感动了世界人民,而且让世界认识到了中国战场的极端重要性。国际社会和国际友人纷纷伸出援手,对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给予有力的支援。卢沟桥事变后,苏联政府和舆论界对日本的侵略行为给予了严厉谴责,并赞扬29军卢沟桥抗战是“中国方面坚决心与抵抗力之增长,民族觉悟之高涨,人民反对侵略者之愤激”。1937年8月21日,苏联政府又同中国政府签订了《中苏互不侵犯条约》,被国际舆论认为是“插入日本蛮牛颈项的第一支火箭”。苏联政府还以最优惠的条件,向中国政府提供贷款和战略物资,并派来数以千计的军事顾问和志愿空军人员,其中不少人把自己的鲜血洒在中国的天空和大地上。1942年11月,中、美、英、荷、苏五国军事联席会议在重庆召开,会议最终达成包括美国向中国境内及入缅作战军队提供武器装备等内容在内的五点协议。美英首脑及参谋人员也在华盛顿召开会议,决定设立西南太平洋与中国两大战区,并以《大西洋宪章》为基础,拟定了反法西斯国家所遵守的共同原则,即美、英、苏、中等26个国家在华盛顿签署并发表的《联合国家宣言》。宣言规定“加盟诸国,应保证运用其军事与经济之全部资源”,以打击共同敌人,且“不得与敌国缔结单独之停战协定或和约”。此后,美国援华物资通过中缅公路和驼峰航线等不断运往中国抗日战场,有力地支援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

  与此同时,西班牙、法国、意大利、日本等国共产党也先后以通电、宣言、社论等形式谴责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声援中国人民的抗战。一些国家的工人还举行集会,抵制日货,拒绝装卸日货和运往日本的军用物资,开展援华运动。不少国际友人如加拿大共产党员诺尔曼·白求恩、印度共产主义战士柯棣华、美国医生马海德、奥地利大夫傅莱与罗申特、德国医生汉斯·库尔特、米勒等甚至千里迢迢来到中国,直接参加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大批外国作家、记者、编辑、教授如史沫特莱、埃德加·斯诺、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爱泼斯坦等也来到中国,热情报道、歌颂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日本反战作家鹿地亘发起了“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反战同盟的会员常常奔赴抗日前线,与八路军并肩作战,为此有些人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全民族抗战的胜利启示我们,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胜利。只要全体中华儿女团结一致,同心同德,任何强大的敌人,任何艰难险阻和风险挑战,都会被我们克服和战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一定会实现。

关键词:中国,全民,战争,抗战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光明网
责任编辑:方仁坤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  长城网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  1312011001  冀ICP备100013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