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临西新闻网 >> 文明临西

一封永远也发不出去的信 家书里的中国

http://linxi.hebei.com.cn 2017-10-21 14:48 临西新闻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家书,不仅是家人亲友间沟通信息、表达情感的传统方式,更铭刻着家风家训,凝聚着家国情怀,折射着时代变迁。中国之声联合全国妇联推出特别策划《家书里的中国》,从全国妇联开展的“家书抵万金——现代家书家信征集活动”征集的2000多封家书中选取十封,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著名播音员用声音加以呈现,一封封家书背后是一个个家的故事,是普通百姓的生活百态,更是中国形象的真实投影。

  2007年7月26日,河北临西刘淑英写给已经去世的父母的家书

  父母大人:

  你们好,这是小女儿第一次给双亲写信,希望你们在天堂静静地倾听女儿的诉说。

  爹,娘,我想你们,只有梦境才能给我带来浓浓的亲情体验。我时常在想,在人们都在为生计发愁、为填饱肚子而奔波的年代,你们靠着多大的信心,顶着多少人的白眼,付出了多少艰苦的劳动,才将四个孩子中的三个培养到高中以上学历、离开了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门。

  尤其是对我,家中的小女儿。连续三次高考落榜后,我已21岁,在农村已是谈婚论嫁的年龄,而我却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不但不能通过劳动给家庭创造财富,而且还一次次地掏父母腰包去交复读费。我那娇小,一生勤劳、善良的母亲却私下给父亲历数我的优点来劝说父亲让我再复读一年。她还偷偷地拿出家中仅有的15块钱,又借了三家邻居,凑够25元的复读费,对我说,妮儿,明天一早赶快回去复读,趁着你爹还未下定决心不再供你,听娘的话再读一年,只能再读一年。我哭着说,娘,我走了,钱没了,爹会凶你打你吗?家里这么多事儿需要人干,你怎么办?娘说有我呢,不要再说了,明早马上回校……

  我回校后才知道,娘已积劳成疾,复读不到三个月,她就在病痛中去世了。我闻讯回家,趴在她身上,紧紧抱着她,亲吻着她那蜡黄消瘦的脸……

  双亲大人,告诉你们一个特别大的好消息,你们的外孙女昨天收到了首都北京一所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高兴地抱着女儿又蹦又跳,那情景比我当年收到录取通知书还兴奋。爹娘,你们高兴吗?我想你们一定会在遥遥的天国,慈祥地望着我们,祝福着我们。我们虽然天地相隔,但我们息息相通!

  爹,娘,我爱你们。

  想念你们的女儿

  2007年7月,刘淑英写这封信的前一天,女儿刚刚如愿收到了中国传媒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她抱着女儿哭一阵笑一阵,高兴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一家人特地穿着新衣服去照相馆照了张相,照片上,她手里举着女儿的录取通知书,笑意浓浓。

  刘淑英全家福

  那天晚上,她一夜未眠,辗转反侧,想起当年自己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情景,一肚子的话藏在心里,只想写给爹和娘。

  刘淑英写给爹娘的信

  刘淑英对爹娘的那份“亏欠”感,非常人所能理解。上世纪80年代,农村贫困家庭吃饭都成问题,哪有钱一次又一次交复读费?可刘淑英大字不识一个的娘铁了心要供女儿考大学,哪怕借钱,哪怕白天黑夜忙碌不得闲。

  刘淑英母亲生前唯一一张和家人的合照

  刘淑英的记忆里,瘦小的娘似乎永远在干活,春天搓草腰,夏天打席子,秋天捡棉花,冬天织布、做衣服。复读的日子,刘淑英一月回一次家,第一个月回家,娘还拉着她说,你看咱家棉花收了这么多,卖了钱,够你读书;第二个月,娘捎口信来,说家里农活多,暂时别回家;第三个月还没过完,哪里能想到,再见却是娘躺在棺材里。那一瞬间,刘淑英心里的天,塌了……

记者采访刘淑英

关键词:临西,家书,信件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稿源:临西新闻网
责任编辑:方仁坤
版权所有  长城网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  1312011001  冀ICP备10001396号-1